医疗资讯网

刘原与木子美文字战:男女战从塑造强者变争装

  读《南都周刊》2011年9月12日35期刘原和木子美两人专栏文章,觉得颇有男权和女权暗中较量的意思,很好玩,不妨八卦下感受。

  刘原专栏不但自称房中述,而且一向对女人有恶感,女性读者第一次阅读,肯定有初潮来临般的不适恶心感,但对老娘般过来人,一定感觉不过如此,甚至很失望。

  《攥紧一把林肯钥匙,对峙母狼》一如既往拿女人开涮,网上有张趣图,是山寨的保时捷钥匙,这钥匙有什么功能呢?你可以在北京请姑娘吃海底捞时,漫不经心地把钥匙往桌上一扔,看她那目光先是傲若寒冰,然后飞速柔软,最后燃起弥天大火,噙着筷子不停绞动大腿。这时你若无其事地埋单,说:走吧,今晚限行,我们打车去如家。

  男人只需半只乳球,女人只需一把钥匙。看似男人很强势,糊涂女人看到此也一定痛踢刘原两脚,但我分明看见的还是刘原作为一个男人的失落感,不然不会由衷感叹官员和丈母娘都好面子,始终主导着价值观走向。其实,女人一直是先知,只是男人看不到这一点。

  木子美的专栏叫猎男记,多少显示了主动出击的意思,女权高挚。这期文章《暴力不冷》列举了一天内发生的三个暴力男的故事,事不过三,其背后的隐喻招然若揭。

  第一个是黑衣打伞男冷血枪杀从银行出来的女士。第二个是发生在朋友中的金属男暴打民谣女事件,事后金属男不以为然,照常召开新专辑发布会。第三个是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的外籍老婆在微博上苦诉遭遇家暴:倘若你的拳头落在我脸上的那一刻,我不再爱你了,心或许还能好过一点,但我做不到。当我一人躺在医院里,而你正为上电视坦然排练,这比拿我的头砸地板还痛。三个事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,暴力男的惊人冷漠。

  不禁要问,?这一天浓缩了3种暴力版本,处于心理危机的男人,对陌生人、对朋友、对妻子3种不同女性采取了发泄,而他们如此淡定。木子美发出了尽可能温情的追问。

  刘原(男)和木子美(女)的PK,大众评审团看出门道了没?男人与女人的战争终于从塑造强者发展到了当下争装弱者的时代,刘原的男人装是一个自暴自弃,堕落到比女人更没有追求的下三烂角色,不惜欺骗女人以获得10块洗车钱。木子美的女人装更没有出息,还在扮演弱者,你是女人的传统剧目,只是不知道还有几个观众。

  从人类诞生而成为万物之灵开始,男人女人的战争都没有消停过,并将继续上演好戏,直到人类成为宇宙化石的一个更普通物种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